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在母親自殺前,女主她殺瘋了全文 第7章_睿臺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萬新海是覺得萬安寧沒有資格跟他對話的,即便她已經成年,在這些年長的男人眼中,她也只是一個不被放在眼裡的黃毛丫頭。

想到上一世自己在外面闖出了一番事業之後,萬新海求自己給他兒子安排個工作時的卑微樣子,萬安寧不由心中嗤笑,也懶得搭理這狗眼看人的東西,直接轉身準備回家。

卻不想又被萬新海給叫住了。

「安安啊,你今天做得有些過分了啊!等你爹回來之後,我會跟他好好說道說道,讓他好好管教你的!」

萬安寧頓住腳步,直視着萬新海,冷笑道:「我並不覺得今天做的有哪裡過分了,萬元璋父子倆欺軟怕硬,找不到真正給假錢的人,看我們家好欺負,就想把屎盆子扣到我家頭上,那他真是打錯了算盤!」

萬新海並不知道老潘大娘作證的事,萬元璋父子從他那裡拿了假錢,說已經知道是誰給的假錢了,他當時也沒多想,就把那張假錢給了萬元璋。

誰知過了沒多久,就聽人說因為假錢的事,萬元璋鬧到了萬國富家裡,相比萬安寧,他當然更相信萬元璋,就以為他是有了真憑實據才鬧過來的。

現在聽萬安寧這樣說,不由沉下臉:「我原本不想計較你家用假錢上禮的事,可照你這樣說,你們家還是被冤枉的了?」

「我娘雖然是上了十塊錢的禮,但上禮時給的是兩張五塊的,請問,這兩張五塊的紙幣,在什麼樣的情況下,能變成一張十塊的假錢?」

萬安寧的反問一下就把萬新海給問住了。

他直勾勾地看了萬安寧許久,最後把視線轉向了一邊:「這只是你的一面之詞……」

「老潘大娘可以作證!她剛剛已經跟那對父子對質過了!」

萬新海說不出話來了。

萬安寧也沒再管她,直接回了家。

一進大門,萬安寧提着的那口氣一下子就泄了,她現在的身體,畢竟不像上一世那樣專門鍛煉過的,剛剛跟那父子里對峙的時候,因為沒有退路,就一直提着一口氣,現在那口氣泄了,她瞬間只感覺雙腿一軟,整個人就靠着大門滑到了地上……

「大姐,你快來看看娘,娘暈過去了……大姐,你怎麼了?是不是受傷了?」

萬安寧聽到馮香梅暈過去了,一下子就慌了,她拄着棒槌,站了幾次才勉強艱難地站了起來,在萬安靜的攙扶下回到了屋裡,看到馮香梅臉色蒼白地躺在床上。

「靜靜,你去請新奎爺,讓他過來給娘看看。」

萬安靜答應了一聲,忙不迭地去了,萬安平神色凄惶地抓着馮香梅的手,不停地流眼淚。

「大姐,娘不會有事吧?」

「放心,娘就是累了,睡一覺就好了。」

萬安寧坐在床頭,讓萬安平給她倒了一碗糖水,一飲子喝進肚裏,然後斜靠在床頭箱上恢復體力。

大概十來分鐘後,萬安靜帶着村醫萬新奎過來。

萬新奎給馮香梅把了脈,又翻看了她的眼皮,神色有些古怪地看了萬安寧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萬安寧見狀,以為馮香梅有什麼不好,頓時提起了一顆心。

「靜靜,你帶小妹先去燒點熱水吧。」

等兩個妹妹都出去了,萬安寧才小心地詢問新奎:「新奎爺,我娘咋樣了?」

新奎看了看床上的馮香梅,又看了看一臉擔憂的萬安寧,遲疑了一下,這才說道:「按說這事兒,我不該跟你說的,畢竟你是個沒出門子的姑娘家,可你家這情況,你爹不在家,你娘又這樣……」

萬安寧想到馮香梅上一世毫無生機的樣子,難道自己還是無法改變她早逝的命運嗎?

她心中閃過一絲恐慌,聲音帶着幾分顫音:「新奎爺你直說吧,我娘她是不是生了大病?」

新奎怔了一下,看到萬安寧一臉凄惶的樣子,很快就明白她這是誤會了。

他只是一個小村醫,醫術一般,看看一些常見病還可以,要是真有什麼大病,他也不可能一把脈就能看出來!

「不是,你娘沒啥大病,就是……是你娘懷孕了!」

……

一直到送走了新奎,萬安寧都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屋內,馮香梅被新奎扎了兩針,此時已經醒了過來,她摸着肚子,眼神中一片茫然。

萬安寧坐到床頭,一時沒有說話,神情有些冷肅。

馮香梅見狀,以為萬安寧是覺得丟人,畢竟她都已經成年了,自己也已經到了當奶奶的年紀了,突然老蚌懷珠,說出去的確有些不好聽。

可……馮香梅摸着自己的肚子,一時間有些為難,她有一種感覺,肚子里的這個,肯定是個兒子,如果放棄了,她可能會後悔一輩子的。

小心地窺了萬安寧一眼,馮香梅有些為難地詢問:「安安,你不希望我要這個孩子嗎?」

萬安寧回過神來,看到馮香梅小心翼翼的眼神,知道她是誤會了,立即搖頭道:「沒有,我只是想到了別的事……」

她想到了上一世她一直以為萬元璋父子欠她一條人命,現在才知道,娘當時是一屍兩命,而萬元璋父子欠他們家的,是活生生的兩條人命!

今天如果不是她及時退燒醒了過來,或許馮香梅又會被那父子倆再次逼上絕路。

萬安恨的咬牙切齒,神色之中也帶出了幾分狠戾。

馮香梅見狀,心中更加的不安。

「安安,我……」

她有些猶豫,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好在萬安寧真的不反對她留下這個孩子。

「娘你好好休息,新奎爺說你有些動了胎氣,給你開了葯,等一會兒靜靜燒好了水,你吃了葯睡一覺,好好休息一下,等明天醒來,一切就都好了。」

馮香梅鬆了口氣,沒再說什麼,吃了葯直接躺下睡了。

從馮香梅屋裡出來,萬安寧向兩個妹妹解釋了馮香梅沒什麼事,吃完葯睡一覺就好了,讓兩人不用擔心。

等到安靜和安平被安撫好,跑出去自己玩了,萬安寧揉着酸痛的胳膊卻在想着接下來該怎麼辦。

如果她的記憶沒有出錯的話,今天晚上萬國富就會回來,而以他的性子,要是知道萬安寧打了萬元璋父子,還頂撞了萬新海,必定會誠恐誠惶地押着她去給兩家人賠禮道歉的!

萬安寧自然不可能會向他們道歉,不過,她首先要做的,是要想辦法說服萬國富!

只是還不等萬安寧想出說服萬國富的辦法,小妹安平就一路跑了回來,向她報告:「……爹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