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在母親自殺前,女主她殺瘋了全文 第3章_睿臺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看到萬安寧在洗衣裳,馮香梅頓時快步走到她跟前,伸手摸她的額頭。

「你說說你,身體不舒服你就老老實實的躺着,這衣服啥時候不能洗?靜靜呢?靜靜……你咋不給你姐洗?不知道她病了,還讓她自己洗衣服?」

安靜從屋裡出來,臉上帶着一絲訕笑:「娘,我大姐好了,是她非要自己洗的……」

萬安寧看着馮香梅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眼睛有些濕潤,她吸了下鼻子,說:「娘,我已經好了,洗兩件衣服有啥不行的,靜靜在寫作業呢,等暑假之後,就該上高中了,這個暑假要好好的補一補,不然高中跟不上……」

馮香梅抿了下唇,想到自家男人出門前跟自己說的話,眼神中帶着一絲愧疚地看了安靜一眼。

安靜這個高中,恐怕是上不成了。

不過她很快轉移了話題:「額頭的確不熱 了,看來這次是真的退燒了。」

萬安寧一邊搓洗了自己的衣服,一邊跟馮香梅說話:「娘,新媳婦長得好不好看?」

「還行,看上去很有福相。」

「有福相啊,那挺好!」萬安寧想到保華媳婦的確是胖乎乎的臉,不由笑了笑,又問:「你上了多少錢的禮錢啊?」

「咱家跟他們還沒出五服,上少了也不好看,我給上了十塊錢。」

果然是十塊錢!

萬安寧心中苦笑。

「一張大團結?」

「不是!」馮香梅洗了把臉,說道:「我沒換到整錢,就給了兩張五塊的。」

萬安寧愣住了,兩張五塊的?

那為何……

難不成是自己的重生,給這件事帶來了一些變數?

可是馮香梅去上禮的時候,自己還沒有重生啊!

萬安寧想着,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你給錢的時候,旁邊有別的人沒有?」

「有啊,你老潘大娘就在我旁邊,我上完禮她上的……」

萬安寧想了想,終於想到了老潘大娘是誰,一個胖胖的女人,跟馮香梅的關係很好。

不過,她記得上一世馮香梅死了之後,老潘大娘好幾次看到她的時候都有些欲言又止,當時自己並沒有多想,後來兩家也慢慢的疏遠了。

難道上一世馮香梅也同樣是上了兩張五塊錢?而老潘大娘就是知道這個,所以後來才會 在馮香梅死了之後,一直心存愧疚,想要告訴她們真相,卻又擔心她們會遷怒到自己身上……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不僅僅只是一場誤會了,而是陷害!

那……上一世那對父子的下場,還是太輕了啊!

最後她想了想,還是把以前洗衣服用的棒槌找了出來,這東西用着很順手,不過現在很多人都用搓衣板了,棒槌倒是少用了。

馮香梅看了還覺得奇怪:「安安,你拿棒槌幹啥,搓衣板也挺好用的啊!」

「沒事,我就拿出來晒晒。」

用不上最好,若是能用得上,她一定要好好的彌補一下上一世的遺憾!

萬新海家。

萬元璋笑着給萬新海道了喜,然後把賬本和收到的禮錢全都交了上去。

「來,這錢你先收着,一共八百七十三塊錢,賬本在這裡,咱們再重新算一遍,然後我就算是任務完成了……」

萬元璋上過幾天私塾,後來村裡建了小學,他便一直在小學教書,是個老教師了。

村裡人對於知識分子,特別是老師,也算是尊重的,所以他在村裡也算是德高望重的一個人。

再加上他不但寫得一手漂亮的字,又對村裡各家戶主的名字都記得十分的清楚,村裡誰家要是有個紅白喜事,基本都喜歡找他坐禮桌記賬。

萬新海跟萬元璋倆人在對賬,新郎倌兒萬保華就拿起桌上的禮錢開始清點起來。

「咦?這張錢不對勁兒啊?」

「咋了?哪裡不對勁兒?」

萬元璋愣了一下,看向萬保華。

萬保華拿着一張半新不舊的大團結,輕輕用手指彈了一下,這才說道:「你們看,就算這張大團結,這明顯是張假的……」

萬元璋的臉色一下就變了。

坐禮桌是一件十分體面的事,是一個人在村裡身份地位的象徵!

但坐禮桌也是有一定風險的!

主家讓他坐禮桌,那是對他的信任,如果收到假錢,或是丟了錢,那就算是主家不說什麼,他也會丟了面,臉上無光的!

萬新海也是愣了愣,不過他年紀大,經歷的事兒也比較多,看到萬元璋臉色不好,馬上就出來打圓場。

他接過兒子手裡的那張大團結,放在太陽下照了照,然後又用手指彈了一下,這才笑着說道:「這明明就是真的,你小孩子家家的,知道啥假錢,凈瞎說!」

聽到萬新海這樣說,萬元璋很明顯的鬆了口氣。

可萬保華被自己爹質疑,頓時就不樂意了,很是不服地為自己辯解:「爹,你才看錯了,這明明就是假錢,我跟你說,你看這裡,這明顯是假的……」

「嗯哼……閉嘴吧你,我說是真的就是真的!你沒事幹了是吧?去把院子里的地掃一下!」

萬保華跺了一下腳,十分不服氣地拿着笤帚去掃地了。

可萬新海這麼明顯的為他解圍,萬元璋咋可能看不出來?

如果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他這大半輩子的名聲可就全毀了,以後誰家還敢找他坐禮桌?

想到這裡,萬元璋咬了咬牙。

「新海哥,這十塊錢要真是假錢,那就是我眼拙沒看出來,要不……我賠給你算了!」

說完,他從口袋裡掏了十塊錢,狠狠地拍到了桌上,然後陰沉着臉就往外走。

萬新海哪能讓他就這樣離開,連忙拉住了他,笑着賠不是:「元璋,你別生氣,這孩子不懂事,你別跟他一般見識,回頭我好好教訓他……」

萬元璋聽萬新海這樣說,心中的怒氣把撫平了些。

萬新海趁機把萬元璋那十塊錢重新塞進他口袋裡。

「今天真是多謝你幫忙了,等後天新媳婦回門,你可千萬得空出時間來,咱們一起過去啊,還有今兒晚上咱們弟兄們喝酒,你可一定得過來。」

「那行,既然賬對上了,�楊璟之�海哥你們忙吧,我就先回去了。」

事情原本就算是解決了,萬元璋被安撫好,也說了客套話,就準備離開。

可偏偏這個時候,萬保華越想越生氣,自己明明沒有看錯,爹卻故意說他看錯了,不由分說地就罰他。

眼看着萬元璋要走,要是真的讓他走了,那自己豈不是永遠都沒辦法證明自己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