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身後的黑衣御林軍 第一章_睿臺小說
◈ 

第一章

的一場美夢。
這時,帝景文逆光走進來,看着我淡淡道:「時間到了。」
看着他身後的黑衣御林軍,我恍然苦笑。
竟然又到了一月一次的遊街示眾!
想起那痛苦的記憶,我全身的血冷凝下來。
我帶着幾分哀求看他:「帝景文,你就放過我這次好不好?」
話未說完,他便漠然地一擺手。
御林軍隨即上前,將我拖下床,粗暴地扔進殿門口特製的鐵籠,如一隻牲畜。
朱雀街上,早已被百姓圍得水泄不通。
我剛出現,便有許多爛菜葉和石頭透過欄杆往我身上砸過來。
「打妖孽了。」
「快砸,打妖孽得福報!」
「當年若不是她傳播瘟疫,我母親也不會死。」
身上的疼全然不及心口的痛。
我目光掃過百姓的臉龐。
他們臉上憤恨,眼中又夾雜着快意,像是恨不得將我挫骨揚灰。
所有人都好似忘了,當年他們是怎麼跪在我面前,涕泗橫流,口口聲聲稱我為神女,求我救救他們的。
在我來之前,擎朝大旱三年,伏屍無數甚至引起了瘟疫。
是我利用現代的醫學知識,救了他們所有人。
後來我更教他們挖渠引水,灌溉良田。
我自認不是他們口中的「神女」,可我也真心為這世界百姓做了許多事,為何他們能一朝之間就如此對我?
我虛弱地抬頭,看向不遠處的城樓。
那裡有一道頎長身影靜靜看着這一切。
我知道,那是帝景文。
他在欣賞他一手促成的傑作。
半年前,帝景文登基為帝,並向我求婚。
可就在我們成親大典前,不知是哪裡傳出的謠言,說當年的大旱和瘟疫都是因為我而起。
接着,我便被冠上妖女之名,帝景文卻不聽我半句解釋,當即將我囚禁於摘星殿。
我一直不明白帝景文為什麼這麼無情,直到三日後,夏夢瑜—住進了未央宮。
一個尖利的石頭打中我的額頭,鮮血泂泂落下模糊了我的雙眼。
我身上已渾身惡臭不堪。
裸露在外的皮膚更是布滿細密傷口。
疼。
鑽心一般的疼。
但卻無人可述說。
因為我是這世界唯一的異端。
而將我推向這一步的,是我曾最信任,最愛,恨不得以命交付的男人。
帝景文,我猜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痛。
如果可以,我恨不得將自己的心臟親手割下,讓它不再跳動。
遊街結束,我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