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侍寢當日

第4章 請安也是門學問

棠蕊說這件事的時候很興奮,畢竟自己的主子終於能做些宮妃該做的事情,未來可期。

但沈逢春沒有什麼大感覺。首先是從醒來的第一天,到後面發現回不去的每一天她都意識到自己無法逃脫這個「工作任務」。其次寧王長相的確不錯,雖然公用,但是態度也算比較溫和,除了之前那個貴人私自傳信才被罰,其他人目前可以安穩過日子,沈逢春覺得自己這樣熬到最後也未嘗不可。

最後就是,作為一個新時代青年,她對這些親密關係沒有古人這種「人生大事」的感覺。本着不能浪費互聯網打工人手藝的態度,她還成功爬過一些神秘資源,相比之下這種羞澀還臉紅的樣子她的確沒感覺。

這裡不是翻牌子,分封制下的普通王爺沒到三宮六院的程度,王后貴妃都有定數,王爺想找誰可以直接去寢宮,但着人過去見他也未嘗不可

貴人當下只剩兩個,一同進來的已經有兩個美人,還有一個好像被罰了下去。這麼一算,的確該往上爬一爬,長時間不動家裡也要催。

三日後,吳御醫宣布沈逢春的身體已然大好,次日沈逢春聽從教引嬤嬤的意思,只用了一點晚飯,棠蕊興高采烈收拾,她也完全配合。嬤嬤當即誇道:「貴人識大體。」

棠蕊給她選了件綉石榴花的裙子,搭配的簪子也是石榴攢枝的樣式。她對着鏡子看看,嗯,能看出來這個丫鬟忠心,對她的期盼非常符合這個時代的基本要求。

夕陽西下,太監抬着步輦來請沈逢春到寢殿中,看着棠蕊和桃濃殷切的眼光,沈逢春突然找到了一點鬥志:「不就是睡覺,睡好了保住這幾人的平安也不錯。」

抱着保住丫鬟的想法,沈逢春雄鄒鄒氣昂昂從步輦上下來,聽到裏面太監的回話就提裙進了殿中。

寧王不愧是天子的嫡親弟弟,受封的這塊地方當真不錯,寢殿里有後山引下的溫泉,此刻夏瑄正一絲不掛在裏面泡着。

沈逢春看到他在池子中只露出肩膀,索性大膽走過去。

正值秋日,溫泉熱氣蒸騰,夏瑄刀削斧鑿的臉看的不太真切,閉着眼睛,似乎沒有感受到她的到來。

等沈逢春走近了,蹲下身來玩水的時候,夏瑄才睜開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這身衣服首飾自己選的?」

「才不是,棠蕊圖吉利挑的。」沈逢春手裡沒停下,繼續撥弄着,「但我也覺得挺好看,紅彤彤看着喜慶熱鬧。」

「倒是沒瞧出來你是個愛熱鬧的。」夏瑄看着她玩水的手。

沈逢春的手很好看,雖然原主和她長相不太一樣,但這雙手卻是一樣的纖細修長,指甲顏色淺淡,塗了丹寇及其顯色,襯得手指更加潔白。

夏瑄看她來回撥弄,也不再猶豫,伸手抓住那隻沾了晶瑩水珠的手,轉身從池裡走,順帶把沈逢春帶着站起來。空餘的手拿起放在岸邊的袍子遞給她:「可知道怎麼穿?」

伺候人的活這幾天沈逢春已經知道怎麼做,單手自然接過衣袍,另一隻手從他的手中掙脫,繞到他身後找袖口在哪裡。

水珠順着夏瑄光滑但有肌肉的背部流下,沈逢春有觸碰一下的想法,趁着還清醒,趕緊把衣袍給他披好,轉身去系腰帶,但耳朵尖已經有點紅。

當看到夏瑄鎖骨下嘀嗒的水珠,沈逢春承認,這種美男只要自己想開了就絕對不虧,順帶整個臉也爆紅,緊緊抿住嘴才完成穿衣過程。

夏瑄看她的變化也忍不住嘴角上揚,乾脆將人直接打橫抱起,向著旁邊的床榻走去。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