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姜月微陸璟小說免費 第5章_睿臺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面紗掉下的那一瞬間,兩人俱是一愣,姜月微抓緊機會繼續求情。

「大人,律法之外有人情,還請大人法外開恩。」

這次姜月微直接跪在了男人的面前。

剛才的衝動本就讓男人措手不及,現在看着嬌滴滴的小娘子跪在他的面前。

似乎因為緊張,眼前小娘子的面上,已經浮出了一層薄汗,但因為她肌膚透亮滑膩的緣故。

汗滴順着她流暢的臉頰,十分快速的滑進了頸間,進而落入更深之中不見蹤影。

男人的眸光有些晦暗,不知是不是夏日的緣故,他的心中十分煩躁。

雖然面上還能端坐自持,可他沙啞的聲音已經暴露了他。

「人情還需有情可說不是嗎,本官與你有何情面可講。」

姜月微低着頭,聽他這麼說身子有些微微顫慄,果然是籌謀了網讓自己來鑽的。

「大人只要能救民女的父母,無論何種情,民女都能答應。」

姜月微都不知自己能說出這樣的話,要知道雖然她在古代,但芯子不是,從前,她是打死都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不是小娘子過來跟本官說情的嗎,怎麼要本官選了,」男人似起了逗弄她的意思,輕飲了一口手邊的茶水,淡笑道。

姜月微無語,這是非讓她直白了說。

「大人若是能解了民女父母的牢獄之災,為妾為外室,全憑大人喜好。」

姜月微幾乎是咬碎了牙,才盡量讓自己平穩的說出這兩句話。

說完後,對面的人卻不再說話,靜默了許久後,男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本官的家風嚴謹,斷沒有隨意就在外納妾帶回家一說,外室更是本官家風所不恥的。」

姜月微聽到這話,心都掉到了冰窟窿里,不是他讓人來給自己指的路嗎。

她不配當妾,連外室都不行,也是,他那樣滔天的氏族家世,要什麼外室,喜歡了還不是直接納進府里。

就跟她那可憐的大姐一樣。

可爹娘怎麼辦。

正當姜月微無計可施的時候,男人的聲音又幽幽響起。

「不過……。」

「不過什麼,大人要能救民女的父母,民女做什麼都行,」姜月微急亂道。

「不過,知己相逢又何必待來日,今日痛快了便可。」男人說的十分爽快,也因為說出了這句話。

他心口無端的通暢了,往昔有多少貴女花魁想要得到他的青睞,他總是覺得俗不可耐,噁心至極。

但今日他卻想親近她,想來今天,就是被眼前小娘子的美色給迷住了。

得來了便是。

姜月微聽男人的這話,似乎明白了什麼。

想到如此,她方才的擔憂害怕居然沒有了,若能不為妾不為外室的救得父母,那何樂而不為呢。

她大可看做成是一場交易,交易完,大家各奔東西天南海北的見不到面。

還不用忌憚後果。

再好不過了。

「大人若能救民女父母,民女願意跟大人做這個知己。」姜月微慢慢抬起頭,泣懦的眸光瞬間堅定了起來。

男人有些許意外,她非但不哭哭啼啼的跟自己要名分,居然還答應的這麼爽快。

像方才那副柔弱無助的模樣,根本不存在一般。

「不後悔,」男人再次確定。

姜月微搖了搖頭。

男人也不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既然人家小娘子答應的這麼爽快,他也只是舉手幫一個忙而已。

倒省了會被糾纏不休的麻煩。

他起身下榻,十分利索的橫腰抱起了姜月微,懷中人的腰肢細軟,讓他忍不住緊握了一把。

邊走邊低聲溫柔問道:「叫什麼名字。」

姜月微才懶得告訴他名字呢,只做羞怯怯回答:「民女家中行三,大人喚民女三娘就行了。」

「三娘,好聽,」男人很輕的低笑了聲,笑聲極短的連姜月微都覺得是幻聽了。

……

青紗帳暖,衣衫已經零落一地了,外間的香爐之中明明是極淡雅的香料。

也因為帳中兩人的低喘,顯得旖旎曖昧了起來。

待一整爐香燒完了後,又不知過了多久。

帳中,男人俯身看向身下的小娘子,用那隻戴着暖玉扳指的手,輕輕鉗住姜月微的臉,將她的正臉轉向自己。

細究了一番,看着眼梢微紅垂眼低喘的小娘子,整個過程之中她都無比的順服,他卻無味了起來,淡聲道:「不過如此。」

姜月微本來想着趕緊完趕緊走,誰知一遍又一遍沒完,看着不像個縱**的人,誰知道那麼**。

外面似乎已經天黑了,大雨又下了起來,更是不知到了幾更,也不知還能不能走。

如今又得了他這麼個評價,也是氣極,昏昏沉沉的姜月微忘了淑女的做派。

扭頭就對男人的右手腕上狠狠咬去,本來就是精疲力盡後的狀態,再用力也傷不到男人分毫。

小小的貝齒在他的手背上,將他撓的發癢,反而讓他興奮了起來。

他竟然覺得也不是那麼無趣了。

隨後又俯下了身去。

……

終於消停了後,已經是半夜三更,男人帶着姜月微洗漱完後,又抱着她躺在了床上休息。

姜月微有些睡不着了,枕在他的胳膊上煩躁的輕動起來,她小心的輕輕轉着男人手上的玉扳指。

「大人,什麼時候能放了民女父母,」姜月微終是耐不住性子,問了出口。

男人閉目聽到這話,眉頭微皺了一瞬,待心中通暢了後,他從來沒有想到二十三年來。

居然頭一次為了得到一個小娘子,做出這樣趁人之危的事情。

不過,他不後悔。

「今日夜深,明日再說。」

說完,男人拉了拉高手邊的被子過姜月微的頭頂。

姜月微:「……。」

第二日。

昨晚下了一夜的大雨,清晨天還有些暗。

男人半敞着身上的單衣,倚靠在身後的床背上,一寸不落的盯着姜月微穿衣的每個步驟。

待姜月微穿好後,他淡淡說道:「一會兒,你回去後,就可以見到你父母了。」

「多謝大人,」姜月微溫聲感謝,謝完後剛要離去,又被男人喊住了。

「等等,」男人對姜月微招着手示意她過來。

姜月微有些害怕,不會不讓她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