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寵妾滅妻高冷權臣他以妾為妻小說免費閱讀 第9章_睿臺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陸伯一聽,他家大人這是還想去追不成。

「三郎,您現在不應該耽擱在這兒女私情上面,應該趕緊去往淇水鎮才是,陸風來信說了,淇水鎮的形勢越發嚴峻了。」

「若是不趕緊治理的話,淇水鎮的百姓該暴亂了。」

其實他們應該直接去淇水的,但他家大人為了那姜家三娘,特地安排了陸風先去淇水,自己來了雲陵城。

這已經耽擱一日了,不能再繼續耽擱下去。

陸璟聽的心煩,要知道他這次來雲陵,就是特地來見她的。

現在不僅沒有見到人,反而,還知道她把自己的扳指給賣了。

實在是掃興。

「罷了,」陸璟又重新將扳指給戴在手上:「準備一下去淇水,姜家三娘的事之後再說。」

……

馬車上。

「三娘,你熱嗎,我給你扇扇風吧,」春河從一包帶有許多摺扇的包袱里,挑了一把荷花面扇。

「怎麼帶這麼多的摺扇出來,」姜月微瞠目結舌的看着一包袱的摺扇,好像她們是出來遊玩的一樣。

春河笑嘻嘻:「三娘你不是怕熱嗎,萬一一把扇子壞了不夠用怎麼辦。」

春河對着姜月微扇風的時候,扇子里還散着淡淡的桃花香味。

只聽春河逗趣道:「這劉家二郎還挺風雅細緻的,每把扇子上的花式不重樣就罷了,個個還淡香四溢,題的詩詞也好。」

「他家本就是百年的書香世家,文人愛墨喜風雅,所以細緻了些,有什麼奇怪的。」

姜月微直到出了雲陵城,心下才略微安心點,見春河談起劉家二郎,也聊了幾句。

「嗯,不僅是對文墨細緻,劉家二郎對三娘你的心更細緻,花樣文墨簡單,」春河說著將扇子往自己的鼻間上點了點。

感嘆道:「可這要弄香味到扇面上,指定要比做香囊難多了。」

劉家二郎送給她家三娘的,都是一些精緻小巧的摺扇,扇面不是韌紙就是綾絹,想要不破壞扇面的潔凈,真的挺難的。

姜月微聽之一笑,她將春河手裡的扇子拿了過來,然後將扇子給折上,將扇骨對着春河的鼻尖遞過去。

「再聞聞。」

春河照着她家三娘說的做,聞了一下後恍然大悟。

「原是在扇骨上,我還以為是在扇面上呢,都怪劉家二郎畫的圖案太過傳神了。」

「那是你貪玩不好學,所以連是扇面香還是扇骨香都分不清,」姜月微佯裝嫌棄的點了一下春河的腦袋。

「那還不是劉家二郎對三娘你用心的緣故,」春河嘴硬:「要不他怎麼不給我送,不給綢布坊里的姐妹送,不給綢布坊里的男子送。」

「他又沒有欠你錢,給你送什麼扇子,」姜月微聽的好笑。

春河從小跟姜月微一起長大,所以真實性子也不是表面上的謹小慎微,反倒有些沒心沒肺。

被她家三娘打趣,又道:「也是啊,可我覺得他送三娘你摺扇,指定不光因為欠你錢。」

末了,春河又添了句:「劉家二郎真的挺好的,風趣又幽默一點也沒有文人的古板。」

聞言春河這話,姜月微不由的回想到了,她跟劉楚桉去年是如何相識的。

去年,她剛救出父母,正忙着恢復鋪子的經營,每日忙的出出進進,一刻也不閑着。

正巧有一日經過劉楚桉的家門口,許多的人搬着他家的古玩字畫,稀世真跡出去。

就連他們自己,也被人從劉家祖宅里給趕了出去,姜月微了解後才知道。

原來劉家的祖上,曾有人在上京里當過高官,官至翰林學士。

可官場複雜,祖上當官的那位又是一個極清高的儒士,因為個人品行高潔的緣故被人陷害,差點落的連性命都沒有了。

後來一怒之下,氣的從上京辭官回到了雲陵,並且還給之後的後人定了規矩,劉家後人不得再走仕途。

因此劉家這麼些年,雖然個個子弟飽讀詩書,卻沒有一個人走仕途之路。

直到劉家的大郎劉楚軒,也就是劉楚桉的哥哥。

他不願一身的才華只能附庸風雅,所以特地瞞着家人想要入仕,可劉家家規在那裡。

家裡從老太爺到父母兄弟,沒有一個人支持他,認為他背祖叛宗,而他又沒有錢財鋪路。

沒辦法,為了仕途他偷偷的將自己家的古玩字畫,典當了出去。

劉家本就是書香世家,沒有什麼別的經營,又不能走仕途,哪怕是五世的積累從祖上開始也是坐吃山空的狀態。

古玩字畫不夠,他又偷偷的將自己家的祖宅給典當了出去。

所以造成了劉家,一個上百年的書香世家,在那一日成了全雲陵的笑話。

而她當時正愁,怎樣完整綢布坊的文化安全,正好遇見了劉家落難,於是看重了劉家的學識。

特地出手幫他們把祖宅給贖了回來,又讓劉楚桉幫她教導綢布坊的工人課業。

這樣一來二去的也便熟識了。

其實為了姜家綢布坊是一個原因,她那時也剛從家中遭難的泥潭裡劫後重生,實在不忍看一個百年世家毀於一旦。

也有一個當時心境使然的原因。

「劉家二郎是好,可我是商人,人家再沒落了,也是百年的書香世家,不對等的。」

士農工商,對於古人看待的等級制度,姜月微可是清醒的很。

她可以藉著她曾幫助過劉家,獲得劉家一眾人的喜歡,跟他們成為一個能夠來往的朋友這是可行的。

但是要說嫁給劉家二郎,即使是他沒有地位芥蒂,可不代表他家人沒有呀。

而她大姐跟二姐兩人的婚事,已經讓她父母苦到心坎里去了。

她又是父母的老來得女,父母是不願意讓她再外嫁太遠的,最好招一個上門女婿的為好。

姜月微其實對於這樣的安排沒有意見,古人本就三妻四妾的多,還有外室一說。

所以她的觀念是,要麼娶她就只能娶她一人,要麼她一輩子都不會嫁人。

她那麼有錢,幹嘛嫁一個以後不知道會有多少女人的男人,來作踐自己。

自己有錢不好嗎。

不過有一點麻煩,美貌麻煩,偏她又長的極美,美貌在古代容易招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