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寵妾滅妻高冷權臣他以妾為妻小說免費閱讀 第7章_睿臺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天大地大,賺錢最大。

她該考慮的是,現在雲陵城周邊城鎮的水患又發了。

她該如何賺錢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今年的夏日又是一個酷暑,姜月微一大早就忙碌在了綢布坊里,忙的那是一個暈頭轉向。

險些中了暑,吃了碗冰飲子後才算清醒過來。

因為去年的牢獄之災,姜月微為了防止再被有心人陷害,制定了一個完整的經營手段。

她讓綢布坊里的每個人都免費識字,按學識能力分配任務,每個人接手的布匹都要記錄名姓在冊,進來不管買不買布的人也要記錄在冊。

這樣能夠找到人的方法,倒是能免了一些無妄之災。

「盛叔,以後送往東關、辛興、淇水,六曲四鎮的布匹都換成普通的布料。」

雲陵城周邊就數這四個城鎮的水患最為嚴重,這四個鎮子不是什麼窮鄉僻壤,但是水患難消。

衣物總是濕的多,來不及弄乾再一勤換,肯定需要的衣物就多。

他們指定也不會想着,再穿什麼綾羅綢緞的浪費錢,所以普通布料就好。

「是,」盛叔是姜家綢布坊里的老夥計了,當初姜月微接手布坊的時候,沒有幾個人信任她。

都暗暗的想要離開,是盛叔惦念姜家舊情,給她做的擔保。

所幸姜月微這一年來做的十分好,並沒有辜負盛叔的心意。

正當姜月微在庫房,清點着普通布匹的時候,從外面突然跑進來一個從淇水趕來的小工。

「盛叔,盛叔不好了,」小工渾身濕透的跑進了後院,見姜月微也在趕緊問候一聲:「三娘子也在。」

「發生什麼事了,別著急慢慢說,」淇水鎮離雲陵城有些距離,就是騎馬都要跑上三天,想來是出了大事。

「不好了三娘子盛叔,淇水的水患又加重了,有些人家的房屋都沖塌了。」

「街道上,有部分生意人的鋪子不僅被水沖塌了,東西還被好多的百姓瘋搶。」

「什麼,那我們的布被搶了嗎,」盛叔聽到這話着急的直搓手,要知道他們在淇水的鋪子就有四間。

光是普通布匹就算了,裏面還有好多上等的布料,尤其是那三百匹軟煙羅,每匹可是價值百兩的。

「我們的布匹倒是沒有被搶的,還好三娘子有先見之明,早先租了處高地勢的房屋做庫房。」

「我們掌柜的一早見賣不出上等的布匹,提前就已經將布匹轉移過去了,但現在就是因為水患嚴峻,不僅鋪子開不了。」

「剩下鋪子里的布匹也被淹了大半,若不能將那些布匹運出去,指定要泡壞了。」

工人說了一大長串,累的氣喘吁吁,他跑了三天總共就吃了兩頓飯。

「那庫房可還有空餘,把布都運過去,」盛叔一時情急。

「不可,」姜月微聽着工人說的話,大致也明白了,淇水鎮不僅水患嚴重,而且還爆發了民亂。

「若是再運普通的布匹跟上等的布匹一塊,指定會讓人發現,要是出了差錯,百姓一塊蜂擁而上的去搶,我們連上等的布匹都保不了。」

「對,因為我們人手不多護衛不住布匹,掌柜的都不敢貿然行動。」工人發愁道。

天氣炎熱,姜月微有些心煩一時想不到好主意:「你先跟盛叔下去休息吧,容我好好想想。」

「是。」

盛叔帶着工人走後,春河又着急忙慌的跑了進來。

「三娘不好了,三娘不好了。」

姜月微一天聽到兩個不好了,這下她真的是不好了。

感覺之前才消的暑氣,蹭一下又上了來:「又怎麼了。」

姜月微是最懼暑熱的,春河見到她家三娘臉色都白了,不由的心疼。

把姜月微拉到一旁坐下後,小心的遞上了一封信過去。

「三娘,您看看這個。」

「誰送來的。」

「您看了就知道了。」春河似也很難啟齒,不願說。

姜月微見她不答,便接過密封的信件打開來看,信封上是沒有任何字跡的,信紙也華貴的帶着鎏金。

可等到姜月微打開的那一刻,她徹底傻了。

上面簡簡單單的寫了十四個字。

儀清坊青囊院,盼佳人速來,陸明和。

本來還熱的煩躁,一瞬間姜月微又掉入了冰窟窿里。

差點連板凳也坐不穩了。

春河趕緊扶住姜月微,姜月微撐住身體:「送信的人是誰,人呢。」

春河一年前是親自跟她家娘子去儀清坊的,她貼身伺候她家三娘。

就當初她家三娘那身上,三四天才消的紅痕,不用細想都知道是怎麼來的。

「是那個陸伯送到府里的,幸虧我截來了,老爺跟夫人不知道,送完了信他就走了,還說讓三娘您儘早按信上說的做。」

「三娘,信上說什麼了,」春河看出不是好事,擔憂問起。

姜月微真是生氣極了,他好歹是一個高官,竟這般言而無信,說好不糾纏的。

怎麼如今又找上門來了,拿她當什麼了。

越想越氣,一把就將手裡的信件撕了個稀碎。

「還能是什麼,言而無信的狗官罷了。」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呀,」她從小就貼身伺候在三娘身邊,三娘的本性春河是最知道的。

在外雖然是一副大家閨秀樣,可實際上性子張揚洒脫多了。

而且本事也大的很,一年就能夠讓姜家布坊起死回生。

日子過的那叫一個蒸蒸日上,如今因為一封信就亂了章法,肯定是很難的大事。

姜月微心裏雖慌,可也在迅速整理思緒,信上只是說讓她去見他,可並沒有說什麼時候去。

他一個權貴肯定很忙,若她這段時間不在的話,他指定等不了太久。

「春河,你趕緊的回家收拾行李,我們去淇水鎮,記得跟我爹娘說,外面有一批很實惠的布匹需要我外出親自看,別讓他們擔心。」

「嗯嗯,」春河知道她家三娘很急,也不敢耽誤時間,點了頭就回去收拾行李。

春河走後,姜月微又抓緊時間跟盛叔交代了一下雲陵城鋪子的事宜,然後等春河來的時候。

她們兩人跟着從淇水來的工人,立馬趕去了淇水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