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寵妾滅妻高冷權臣他以妾為妻小說免費閱讀 第6章_睿臺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等到姜月微走到男人的跟前時,男人將姜月微拉坐在了自己的身旁。

他仔細端詳眼前小娘子低垂的眉眼,竟有些後悔了。

其實以他的身份,納一個商女為妾也沒有人敢置喙什麼。

除非那人想死了。

可昨日自己又跟她說了,只當痛快一場,並沒有允諾名分,他若是現在開口再做挽留,不是很沒面子。

而且不日就要回上京了。

正當煩悶不知如何是好,見她目光正落在了自己手裡的玉扳指上面。

想起來了昨日她躺在自己懷裡,無聊推轉了好一會自己的扳指。

當下心中便有了主意。

他把手上的玉扳指取了下來,遞到姜月微的手裡:「這個給你。」

姜月微愕然,不是說沒有糾纏的嗎,給她扳指幹什麼。

想不通,怔怔的接到了手裡,她輕輕捏着手裡的玉扳指,好像裏面還刻了字上去。

「識字嗎,」男人在姜月微耳邊親昵,詢問。

姜月微雖然是女子,但家中好歹有錢,爹娘也不拘着女兒盡學些女子該學的。

自然識字。

「明和,」姜月微輕聲的讀出了玉扳指裏面的兩個字。

男人聽後,滿意的輕笑了聲,這一回姜月微是實打實的聽到男人笑了。

「這是本官的字,」男人說完,似覺得她的聲音婉轉嬌柔,好聽極了,引誘般的又說了聲:「再喊喊聽聽。」

姜月微心裏雖覺得無聊,面上依舊聽話乖巧的照念了一遍:「明和。」

「本官姓陸,在上京也算極顯氏族,若你:」陸明和覺得還是不要說的太明顯為好,免得失了顏面。

「若你要再遇見了麻煩,憑此物,大可去上京找本官。」

姜月微:「……。」

算了吧,上京山高水遠的,找到你都成白骨了。

陸明和見小娘子不說話,又看她這柔弱扶風的樣子,想來讓她一個人去上京尋他,是有些困難。

又說道:「若是嫌遠,拿着扳指到府衙里找知府也可,他會安排人護送你。」

這下他說的夠明了了,他看着一直低頭的小娘子,也不知聽沒聽明白。

姜月微繼續腹誹。

府衙她這輩子都不想再去了。

依舊是順從的點了點頭。

陸明和見狀有些開心。

時間也差不多了,走前,陸伯端上了一碗黑汁湯藥。

姜月微知道是什麼,正好不用她費事了,一口喝了湯藥後,頭也不回的就走出了陸明和的屋子。

等出了屋子,陸伯一直跟在身後,小心殷勤道:「不知我們大人可給小娘子名分。」

姜月微腳步走的快速,心中一刻也不想停留,聽之又想冷笑,什麼名分她可不稀罕。

「陸伯多慮了,我與大人不過萍水相逢罷了,陸伯也不要再說這話,免得污了你家大人的名聲。」

陸伯聽着這又冷又硬的話,他家大人竟是不願給小娘子一個名分,惹小娘子生氣了。

想到此,心中對姜月微是一陣同情,沒有得到名分是挺可憐的。

不過,他家大人開心了就好,這麼多年終於願意沾這情事了。

……

等到回家以後,桓叔腳不沾地的使喚着家裡的僕人,見到姜月微回來了,老淚縱橫的跑上前去。

「三娘,老爺和夫人回來了,大夫正在屋子裡給老爺和夫人看病呢。」

姜月微聽到這話,眼淚頓時就流了下來,他們終於回來了。

急急忙忙的跑到了父母住的屋子裡,見到大夫剛收好銀針,父母兩人均蒼白着臉的躺在床上休息。

姜月微不願打擾,特地引了大夫出來。

只見走出來的大夫十分年輕,穿着一身半舊粗布白衫,生的是清俊儒雅,不像是一個有長久經驗的大夫。

姜月微的面紗被陸明和取下來後,早不知丟到什麼地方去了,所以現在面上什麼都沒有。

對面的大夫,似乎也從來沒有見到過,美的這麼懾魄的姑娘,一時竟看迷了眼。

幸好他反應過來的及時,連忙對姜月微拱手作揖:「在下許清則,是桓叔找來的大夫。」

桓叔見姜月微面上略有懷疑,連忙解釋:「三娘,許大夫家裡世代行醫,別看許大夫才二十歲,但是家傳醫術可不年輕。」

桓叔是姜家的管家,從小就在姜家做事,姜月微自然是信任桓叔的。

她聽後微微點頭,然後又對着許清則還禮。

「既如此,日後許大夫便要在府中為我父母治病了,許大夫跟其他人一樣喚我三娘便好,日後有勞許大夫了。」

許清則聽着對面小娘子聲聲黃鶯的話語,不禁臉紅了起來。

「三娘客氣了。」

***

一年後。

姜月微父親因為去年牢獄之災的緣故,身體大受影響後,再也不能管理家中基業。

姜家又沒有兒子,所以姜月微便擔起了姜家綢布坊的家業重擔。

當時姜父薑母聽到女兒的決定時,很是震驚,但又無可奈何,畢竟家族基業不能荒廢。

只是委屈了他們女兒整日的要拋頭露面,不過姜月微對此卻是大為歡喜。

她終於不用再裝嬌滴滴的閨閣女子了,本性大放,日子過的那叫一個瀟洒愜意。

再加上她家也不窮,鋪子生意還是有許多的,憑着她的聰慧經營,那姜家綢布坊已經開的越來越多。

在雲陵城她們家終於登上了首富榜,只要不碰上恃權的,用錢就可以在雲陵城裏面橫着走。

要是再給她個十來年,天下第一首富那也是唾手可得的。

既然不像閨閣女子一樣整日呆在家裡了,姜月微對外面的事知道的也就多了。

陸氏一族確實是上京城裡的大氏族,世襲公爵,聽說陸氏宗族的家主是一個叫陸璟的男人。

今年不過二十四歲,十八歲時剷除了想要謀反的七皇叔,一手扶持現如今的幼帝慕辰睿登基。

而且當時剷除七皇叔的時候,手段極其殘忍,據說現如今的午門上空,還飄着用七皇叔的人皮製成的燈籠。

本人也是官拜一品首輔,且兼正二品兵部尚書,手握晉朝的大部分兵權。

依姜月微看來,皇帝不過十五尚年幼,陸璟簡直就是晉朝的幕後皇帝,改朝換代也只是他一念之間的事情。

怪不得去年來的那個陸明和氣勢這麼強,原來是家裡有人。

不過,這都不是現如今姜月微該考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