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寵妾滅妻高冷權臣他以妾為妻小說免費閱讀 第4章_睿臺小說
◈ 第3章

第4章

「三娘,我們一會兒去牢里看老爺和夫人嗎。」

春河替姜月微梳妝,見她一臉的疲憊,就知道昨晚一定又沒有睡好。

姜月微無聲的搖了搖頭,望着梳妝台上的玉佩,心中煩悶的緊。

思索了半天后,她對春河吩咐道:「今日不去了,你讓桓叔再去雲陵城內,尋一位醫術高超的大夫入府居住。」

「午後,」姜月微伸出手撫上桌子上的玉佩,手指按的緊繃發白,似下了某種決定。

「午後,你陪我去儀清坊。」

***

姜月微雖不知,昨日見到的那個男人是何高官,但聽說陸氏是上京里極顯貴的姓氏。

可惜古代女子有限制,她為了融入古代閨閣女子其中比較恪守規矩。

所以,她也不知道陸氏到底有多麼的權勢滔天。

不過,近一年多來雲陵城周圍水患頻發,換了多少波官員都沒能解決水患。

姜月微猜測一二,想來是朝廷上的臉面掛不住了,特地派了位身份還算顯赫的陸氏宗族之人過來。

儀清坊是雲陵城內最為豪華奢侈的坊居,即使獨家獨院,一個坊不過就五六個院落。

她家與儀清坊離的不算太遠,坐上馬車大約半個時辰的路程就到了。

姜月微下了馬車便到了儀清坊門口,奇怪的是儀清坊周圍竟一個人都沒有。

也怪昨日有些匆忙,她竟沒有問那老伯他家大人住哪一所院落。

剛想跟春河到處尋尋看看,就見那個陸伯帶着兩個僕人迎了過來。

「小娘子,陸伯來迎您了,」陸伯見到姜月微真的來了,歡喜的皺紋都多長了一道。

姜月微倒是知節守禮,連昨日微微使出的怒氣都在今日蕩然無存,如大家閨秀般回了聲。

「民女家中行三,陸伯喚民女三娘就可,有勞陸伯了。」

「行行行,我們就趕緊進府吧,」今日姜月微沒有了昨日的冷臉子,陸伯看的也開心。

帶着姜月微就進了青囊苑,陸伯是帶着她從後門進入的,進了院子里後,陸伯便讓春河止步在了門房處。

「陸伯,她是我的婢女,」姜月微本來想着來這一程,絕對沒有好事,竟沒有想到事情比她想的還差。

陸伯準備讓之前的兩個僕人,將春河引走,然後又笑吟吟的跟姜月微解釋:「老奴家大人喜靜,一個人獨處時,更是不願意見到太多生人。」

「況且,三娘為了父母,見到我家大人必是苦求一番,僕人在旁,倒是多添笑話。」

姜月微聽這話,再看眼前陸伯如一隻笑面虎般,心底不禁又是冷笑,她都在府衙外苦求多久了,早就不怕笑話了。

今日做的這麼周密,必是他們一伙人有所圖謀。

古人都是有令行令的,難不成是昨日那人的主意,不然一個老翁能自作主張。

「春河,將我爹的狀紙給我,」姜月微也不想跟陸伯爭辯了,早日救她父母出來為好。

「三娘,」春河此刻也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恨她什麼都不能做,只能幹着急。

「無事的,等我,」安撫了春河後,接過狀紙,姜月微跟着陸伯去了後院,果然如陸伯所說,越到主屋僕人越少。

等到了主院門口後,陸伯笑的喜慶,對着姜月微拱手作揖了起來。

「三娘若是日後發跡了,可不要忘了老奴呀。」

姜月微聽着這無端之言,沒來由的厭惡,她發跡,她父母無端陷入囹圄,她怎麼發跡。

靠裏面的男人嗎。

雖然心中這麼想的,但是她面上還要敷衍過去。

「多謝陸伯。」

等到陸伯走後,姜月微站在院門口,望着裏面緊閉的房門,心臟止不住的亂跳。

萬一那人要納她為妾怎麼辦,不對,今日那陸伯是帶她從後門悄悄進入的。

說不定還是個外室。

萬惡的封建社會。

姜月微走到跟前才發現房門沒有緊閉,還微微的透了一扇縫出來。

她輕輕的推開房門,腳步輕緩的走進屋子裡,還沒有來得及四處尋人。

就陡然聽到了一聲,命令又略帶冷涼的聲音:「爐里的香燒盡了,再添點。」

姜月微循聲望去,只見那個姓陸的男人閉目倚在窗前的榻上。

因為夏日炎熱的緣故,窗戶上罩了層黑紗,映的他的樣子晦暗深沉。

姜月微不敢貿然打擾,依照着男人的話,徑直走到離他不過一尺多的香爐前,開爐添香。

在姜月微經過男人身邊的時候,男人閉目微皺了一下眉頭。

再等姜月微轉過身來的時候,正對着的就是男人打量的眼神,一如昨日。

「陸大人,民女求陸大人開恩,」姜月微十分伶俐的將衣袖中的狀紙拿了出來,雙手遞到男人的面前。

上面寫的情況一清二楚,只要他看了就什麼都了解了。

男人並沒有一下就接過狀紙,而是先在姜月微的臉上打量了一下,今日還是帶着面紗的。

哪怕看不清面容,可昨日的驚鴻一瞥,模樣確實不俗,讓人見之難忘。

不過看着柔柔弱弱的,本事還不小,居然能求到他的面前,還能知道他姓陸。

隨手拿起姜月微的狀紙,本就有一目十行的本領,隨意的掃視一下,也就清楚了。

「晉朝律法不可違,待抓到兇手,你父母自然無虞。」

「大人,我父母均有舊疾 ,這半個多月來的牢獄之災,已經牽動了他們的舊疾,再不出來,他們是撐不到出獄的。」

姜月微心中苦澀,她這些日子真的是擔驚受怕的很,但是在眼前的人跟前她也不敢大聲哭泣,只能小聲傾訴。

「你的意思是,讓本官為你罔顧律法,」男人似乎見不得小娘子哭,眉間又浮現出一股煩躁。

他也是沒有想到,眼前的小娘子不過才哭了兩嗓子,就將面上的紗巾給哭透了,浸在臉上。

這讓他又想到了外面夏日的炎熱,治理水患的那段日子,他的衣服都是浸滿了汗貼在身上的,難受的緊。

也沒有過腦,直接就伸出了手將她的面紗拉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