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變身去異世後被惡役千金看上了 變身去異世後被惡役千金看上了第5章 第一次見面的大小姐在說什麼怪話?!可惡,我願意啊!在線免費閱讀_睿臺小說
◈ 變身去異世後被惡役千金看上了第4章 尤密拉·弗蕾梅爾在線免費閱讀

變身去異世後被惡役千金看上了第5章 第一次見面的大小姐在說什麼怪話?!可惡,我願意啊!在線免費閱讀

「憐…好久不見…」

我來到教室的最後一排,看着那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這樣說著。

但是對方臉上露出的卻是滿滿的驚慌與不知所措。

是啊,好久不見也只是對我而言……

現在的憐,完全不認識我呢。

時間回到一個月之前……

我,尤密拉·弗蕾梅爾,重生來到這個世界,已經過去足足19年了。

馬上就要到我期盼已久的時刻……

那就是一個月後我就會去王立學院,而在那裡,也是我與憐初次相見的地方。

那個在前世不管被我怎樣欺凌都不離不棄的傻姑娘……

如今,我好不容易重活一世,而且也有着神明大人的恩典,我想彌補自己曾經犯下的過錯……

只被處死一次是遠遠不夠的,而且那也是我罪有應得的。

畢竟一次又一次的對憐做出那些過分的事情……

「憐……也該來到這個世界了吧……」

我躺在父親與母親為我準備的,偏遠的見不到人的莊園房間的床上,看着上方精美的紗帳與帘子想着憐那最後……最後來為我送行時,哭的撕心裂肺的身影。

不管不顧的撲在我的懷裡,訴說著她的一切的身影,就好像是要把自己完完整整的打包好送給我一樣……

甚至還說出了要帶我逃離這個國家的那種話。

明明……我一次又一次的傷害着她,但是她毫無怨言不說,還死心塌地。

一直到了那個時候,我才真正的明白,原來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在意我的,大概也只有她了……

父親與母親也因為我是黑色頭髮的原故,早早的就把我一個人送到了那種偏遠的莊園里。

儘管從未間斷的提供着多到花不完的金錢,甚至還送來了十多位女僕照顧着我的起居,但是卻從沒有來看過我一眼……

真的很讓人悲哀啊,父親與母親,看樣子對我的發色是失望透頂了啊。

唯獨只有那個同樣是黑髮,卻一直被我用奇怪理由刁難的女孩,時時刻刻都挂念着我,甚至到了最後也想着借我的辦法。

甚至為了見我還答應了其他不得了的事情,我真的值得她如此對待嗎……

明明,我從未對她好過。

「我還真是……可以說不愧是反派千金的角色嗎……」

當我死後,以為一切都結束了的時候,遇上了那位神明大人。

而也正因為如此我才知道了這個世界的真相,

那就是,這個所謂的世界,其實就只是一個叫做《The Forbidden Love of Four Princes》的乙女向遊戲。

或許這樣說也不貼切吧,總之大概的意思就是,我在學院內那三年的生活與發生的一切,在某個世界是以遊戲的方式呈現的。

而憐,是女主角,目標就是改變命運,勾搭上王子什麼的……

雖然不是很想用勾搭這個詞,但光是想到憐被那四個傢伙其中之一抱在懷裡,我就很生氣。

攻略對象的話,則是那四位隱藏身份來到學院的王子大人,四個討厭的不得了的傢伙,而前世的我,居然會因為憐得到他們追求而吃醋。

作為反派千金,我腦子真是壞掉了,那四個垃圾哪一點比的上憐了?

至於我自己的話,呵呵……我可是破滅結局高達99次的反派大小姐。

這讓我該怎麼說呢?光是破滅結局就高達99次,也實在是太看得起我了,明明只需要一次就夠了……

最後的一種結局甚至是比魔王還要強大的隱藏頭目,不過前世我並沒有達到那種程度的能力……

因為在第2.5個學年的時候我就已經因為想要嫁禍給憐不得了的事情暴露之後而被囚禁,最後更是獲得了斷頭台那種特殊的待遇。

我甚至有看見憐痛哭流涕甚至昏倒在地的場景……

真是的,也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結局,很生氣,但又無奈,至少……腦袋被砍掉的事……不要讓她看見啊,憐肯定…傷心死了吧…

如今我有了重活一世的機會,我不想再做那些事情了,我也想好好的對憐,好好的回應她對我的愛意。

「應該很快了吧……」

我這樣喃喃自語着,轉頭看向床頭柜上放着的幾本厚厚的書,那是神明大人給我的世界故事走向與憐的99種攻略方法……

那位神明當時還說,多一種都是對憐的不尊重。

起初我還沒明白,等來到這個世界看了一遍又一遍之後我才明白過來。

因為整本書上除了書名和作者署名之外,滿滿的就只有三個字。

『娶了她娶了她娶了她……』

光這三個字就重複了整整999頁。

神明大人好像對我上一世的所作所為超級的不滿,比如把冷掉的茶倒在憐的頭上,課桌上供奉死人才會有的花朵,或者是把她推到水裡之類的那些事情。

現在想想,我自己都無法想像當時是怎麼做出那些過分的事情。

「……真的……很對不起……」

我當時是怎樣想的來着?好像是因為,看見同為黑髮的憐有很多人喜歡所以才因為嫉妒做出來那些事的吧?

不只有那個女僕,還有愛她的父親大人,一直保護着她的兩個姐姐?甚至還有四位王子……

還真是有夠讓人羨慕的,不過這一次,還會加上我哦。

因為……憐在最後對我吐露出來的心意,還有那毫無保留的將自己所有的秘密全盤托出……

甚至想要強行帶我逃走之類的事,我也想好好的回報她,這一次,絕對不要再錯過了……

「憐…等我……」

想起那撲在我懷裡推都推不走的瘦弱身影,真想狠狠的抽自己幾巴掌啊,我當初到底是在想什麼啊。

而如今,又一次的過去了19年了,非要按照年齡來算的話,我已經是那種老人的程度了,但是請原諒我,我想吃嫩草。

在這重活一世的19年里,我不斷拼了命的鍛煉着魔法與劍技,暗屬性的魔法攻擊性異常的驚人,只要有足夠的實力,我應該可以活着陪她到畢業吧?

那樣的話……就可以娶她了吧?

憐,應該會同意嫁給我的吧?

至於說我為什麼沒有接受憐的提議和她一起逃走,那是因為,我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後悔了啊……

其實在第一次見到的時候,我也對憐,一見鍾情了啊……可是卻因為不知道該怎樣接觸,與她的距離變得越來越遠,到最後更是扭曲成了嫉妒與恨意……

我還真是一個無能的人,如果不是在最後憐過來對我表白的話,我到現在都可能,還會嫉妒她吧。

說實在的,我並沒有太多的自信,神明大人那種攻略方法,對於第一次見到的人真的有效嗎?

儘管不管是神明大人還是憐自己都告訴我,她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對我一見鍾情了……

可我還是有些慌張呢,神明大人的特典,什麼時候才到啊?說好了給我一個固有的特殊技能……

那就是可以聽見憐的心聲。

應該是神明大人還是有點擔心我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我不會的……

好吧,我自己也不是很放心,因為我確實不是那種好相處的性格,甚至可以說的上是糟糕透頂的程度。

隨着離開學的時間越來越近,馬上就到時間了啊,再過一個多月的話……

連續好幾天我整宿整宿的都睡不着覺,特殊的能力什麼時候才到賬?不會是神明大人忘記了吧?

抱着這樣的想法,我寢食難安,直到某一天……

『我這是……在哪裡啊?』

正坐在陽台上苦惱的我耳邊突然傳來一道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因為已經近20年沒有聽到了……

如今再一次突然的在耳邊出現也讓我一下子呆在了原地。

我不停的向四處張望,想要看看是不是有什麼人在搞奇怪的惡作劇,但是周圍根本就沒有人。

而旁邊的兩位女僕非常安靜的站着,臉上掛着職業式的微笑。

我知道那絕對不是她們的聲音。

聲音沉默了好久,我以為那只是我自己的幻聽,正當我有些失落的時候聲音又再一次的響了起來。

『誒……啊?這這這!小姐?!確定沒有叫錯嗎!我可是真正的男子漢啊!

呃……不對,那個事情暫時不重要……這,這是哪裡?!』

慌亂而又無助的少女聲音聽的我很想連夜跑去憐那裡,原來她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是這樣子害怕的嗎?

一想到她現在可能像是一隻受了驚的小鹿就忍不住的難過,前世的時候,憐被我欺負的時候應該更害怕吧。

好想要快點過去保護她,不只是為了贖罪,也是為了回應憐,同時,更是為了擁有她!

可惜此時的我還處於被禁足的時候,因為之前偷偷跑出去打龍提高實力的事情被王族知道了,那些傢伙還以為父母是在培育什麼可怕的人形兵器。

其實只是因為我被忘記了而已……

然後就被派來的幾位騎士以及一位老管家牢牢的盯住了。

雖然我是壞人,但是暫時還沒有要殺人的打算……而且,要是現在就做出那種可怕的事的話,也沒辦法去學院了吧,這一次不想要錯過了……

當然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出去,只是時間很短,最長也只有一晚上,哪怕是用上影遁術也不可能一夜之間就到憐跟前。

幾位騎士和管家……頂多只算得上是幾個留影石吧?就他們那種樂色的實力我單手都能打100個。

『唔……呃!頭疼!啊!誰?什麼人!放肆!

居然給我腦袋裡亂裝東西!

噫!好過分!痛痛痛死了!

好吧,我暈了……』

心聲到了這個地方也就戛然而止了,憐好像是昏過去了,應該是接收原主記憶的那一段吧。

雖然感覺她此時應該很痛苦,但是……

「噗……」

聽到憐這樣可愛的心聲我沒有忍住,噗嗤一下就笑了出來,但是很快的就憋住了。

不,現在我應該傷心才對,不應該笑,我應該為憐擔憂來着。

不過,原來前世那個表面上看上去文文靜靜的傻姑娘內心裏這麼活躍的嗎?

至於我為什麼沒有對憐所說的轉生之前的世界感到好奇,那是因為憐在最後全都告訴我了……

甚至她在轉生之前上小學的時候尿過褲子那些事…完全沒有保留的全都告訴給了我。

一邊哭着一邊用有些粗魯的詞彙說出這種滑稽事情的憐,真的讓人很心疼,那種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自己完完全全送給我的樣子……

真的,已經喜歡我到了那種程度嗎?我並沒有什麼可以吸引別人的地方吧。

「唉……還有一個月啊……」

回想着往事,我如此嘆息,看了看天色,那位老管家說不定已經收到了父親大人寄的信件了吧?

讓我去王都的王立魔法學院的事情。

上一世的時候並沒有我被囚禁在家這一段,相反的就只是普通的寄來一封信件,說讓我想去的話就去吧。

這一世,大概率也會是那種的吧?畢竟不管實力再怎麼強大,我依然還是黑髮呢……

果不其然,我才這樣想了沒一會兒,那位看上去非常穩重的老管家就已經拿着信件過來了。

「小姐,老爺來信了……」

這位老管家似乎是父親大人的親信,看上去很忠誠的樣子,但是因為前世並沒有這個傢伙的存在,所以我完全不了解。

畢竟前世我除了在家裡練習一些魔法之外可是完全沒有去外面當冒險者然後被禁足的經歷……

而且周圍離最近的魔物森林裏已經沒什麼魔獸了,至少厲害的魔獸沒有了。

如果說論實力的話,我的戰鬥能力已經超過了神話級的魔王等級了……

神話級可是僅次於神明的可怕存在,想不到我已經練到這種程度了啊?

稍微有點練過頭了……

但就算是這樣處也沒有憐歷害,不過她現在還不知道才是,畢竟那是她在魔法測定之後才發現的事。

以她前世告訴我的那些能力的話,要毀掉這個被稱為星球的世界想必也是輕而易舉的吧。

而且,明明是有着如此強大能力的憐,在我面前也依然像一隻柔弱的小貓……甚至對我一點反抗的心理都沒有。

幾乎是讓她做什麼她就會做什麼的程度了,我真的有他認為的那樣好嗎?

而且,其實有很多她說的事情,我根本就聽不懂……

不過我還是要好好的記住的,不想要忘記。

還有神明大人也是,我都沒來得及多問他關於憐的事,交代完一些簡單的事情之後就很不耐煩的把我甩了下來。

一轉眼的功夫我就出生了……

嘖,一點都不紳士,所以說他周圍連一個手下都沒有就是因為這樣子嘛?

我滿腦子都在想着奇怪的事情,但是嘴上還是要好好的回答管家先生的。

「是嗎?說吧,什麼事情。」

我故意擺出一副冷冰冰的態度詢問,內容的話我不知道,但結果的話,我是知道的,那就是讓我去學院。

「老爺希望您可以去王都的學院進行學習。」

老管家平淡的說出這樣子的話,但是那個表情分明就是不去的話就強行抓過去什麼的。

而且,什麼叫希望我去學院?

明明都沒來看過我……根本就是突然想起來有這麼一號人物可以利用一下,然後才這麼說的吧。

「那我要是不去呢?」

我心中暗暗冷笑,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敢騎到我的頭上了,區區一個管家而已,父親大信上那樣說也就算了,那你還原原本本的念出來?還真是掂量不清楚自己的斤兩。

他以為他是那些從小照顧我到大,跟親姐姐一樣的女僕姐姐們嗎?

久違的也想耍一耍反派大小姐的威風呢~

「是的,我明白了,我這就去給老爺回信。」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

這個壞老頭子好像有點精明的過頭了?

我看見他眼中閃過一道狡猾的光芒轉身就準備走掉。

「等一下!」

說實話,這一刻我是有一點慌張的,要是真的不能去了的話那可就壞事了。

憐,還在等着我呢,至少得過去,不能便宜了那四個王子……

總不能改行當盜賊吧?去憐的卧室里偷一個人什麼的,那多少有點……算了,就當做最後手段吧。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放手!

呃……

而且,一想起那四個王子,我就開始頭疼,而且非常的惱火。

前世的時候就是這四個傢伙不斷的找我麻煩,儘管他們都是為了保護憐……

但是一想起那四個傢伙與憐過分親近的樣子我就火大。

而且啊,之前神明大人給我的世界的後續發展的書。

我看了差點沒有被氣死。

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死法有一大半都是出自這四個傢伙。

比如說,我要是太靠近憐就會被大王子很突然出現,然後以摔跤或者是不小心丟出等以各種各樣誤會的理由一劍刺死……

或者是太過遠離憐又會被二王子栽贓嫁禍,接着被用莫需有的罪名裝進釘滿鐵釘的木桶里從山上滾下去……

還有三王子……只要我把憐弄哭了或者是欺負了就會被他盯上然後一直針對,到最後流放致死……

最莫名其妙的就是四王子了,我一直都不懂他到底是用什麼理由弄死我的。

好像是因為我欺負了憐之外的女生的樣子,所以才被恨上?

根本想不明白啊,這幾個鬼畜一般的王子腦子裡都在想什麼啊!可惡……

而其他的破滅結局的話,基本上都是憐的家人或者是那個叫蕾娜的女僕。

「我知道了,我去……」

我扶着腦袋很是頭疼,思緒都變得亂糟糟的了,但是也只能這樣低聲下氣的說出服軟的話語。

而且因為剛剛動作實在是有點太大了,我都從椅子上跌了下來。

狐狸管家把這一切全都深深的記在了腦袋裡,嘴角還掛着笑。

完蛋了,這下子被徹底抓到把柄了……

作為反派千金的我,不應該這樣又呆又笨才對吧?

「這樣最好不過,我這就去回信。」

我看着狐狸管家遠去的背影恨的咬牙切齒,可惡,區區一隻弱雞,居然這麼囂張,但是……輸了啊,想要打死他怎麼辦……

「小姐!您沒事吧?!」

兩位女僕姐姐非常迅速的跑到我跟前將我扶了起來。

「沒事的……」

「有沒有什麼地方受傷?痛的話說出來,我幫你看看?」

面對照顧了我足足十多年的女僕姐姐們我也會以甜甜的笑容回應。

「真的沒事的哦,我可是超級強壯的!」

女僕們可以說是除了憐之外我唯一熟悉的人了,不想讓她們擔心。

「那就好……只是,小姐,你為什麼要答應那個壞老頭那種事情啊?

不願意去的話不去就好,您放心,我們會一直照顧您的!」

「是的。難道是被威脅了嗎?

這樣子的話……想要逃去其他地方,我們也會跟着您的!」

看着她們如此誠懇且溫暖的眼神,我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和女僕姐姐們抱一抱。

「沒事的哦,只是偶爾的想出去看一看……

尤其是最近……」

最近被鎖在家裡,我的不開心基本上都是表現在臉上的了!

就連門口的小麻雀或者小貓都能看得出來我的幽怨。

「……唉……還有一個月是吧……憐……」

我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看着天空如此感嘆,腦袋裡不停的響起憐可愛又調皮,甚至可以說得上是有些搗蛋的心聲。

『……呃……唔!啊,這是!

這這這!鏡子里的這是誰啊?好漂亮!

吖!原來是爺!哎呀,真是的,美死我了!

唔……不行,得淡定淡定……

不過,說不定有一天原主會回來呢?

還是……好好保存着吧……』

真是的……這個吵鬧的樣子,根本就平靜不下來呀!

我甚至都已經想像的出憐用雙手捂住眼睛,然後又露出大大的指縫,看着鏡子的模樣了。

而且對於過於吵鬧的心聲我完全不討厭,想要聽更多……

不過要是這種事情被對方知道的話,絕對會被討厭的吧?

偷聽別人心聲什麼的,但是這個我也沒辦法哦,這是神明大人給的能力,有錯的話也全都是他的錯呢。

『唔……女僕小姐們,都好漂亮啊……要是可以娶了的話……』

咔嚓!

聽到這句想法的我莫名的一陣惱火。

憐…

雖然現在你還不認識我,但是,可以稍微矜持一點嘛……你已經是個女孩子了,不可以再說娶了,而且,怎麼可以對別人有這種想法?!

儘管知道此時憐根本就沒有一點點的關於我的記憶或者經歷,但是連名字都不知道,並且是剛來這個世界沒多久。

但總有一種被出軌了的感覺……

果然學院不得不去啊!

而且,大概是因為前世在最後的時刻,憐把她兩世為人的經歷以及身心全都硬塞給我的緣故吧。

在我自己的內心,早就把她當成我的所有物了啊……

「小姐?!小姐您沒事吧,手痛不痛啊?!」

因為剛剛不小心捏碎了杯子,女僕姐姐們慌張的跑了過來。

「…抱歉,沒事,就是有那麼一點點生氣……該死的糟老頭子!」

為了不讓自己一到學院就去捉走憐,我只好把怒火轉嫁到那個狐狸管家身上的。

都是是他的錯,該死的,啊,手好疼……

憐……等着我,這一次絕對不會錯過了,我也要……好好的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