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變身去異世後被惡役千金看上了第4章 尤密拉·弗蕾梅爾在線免費閱讀

變身去異世後被惡役千金看上了第4章 尤密拉·弗蕾梅爾在線免費閱讀(2)

嗤一下就笑了出來,但是很快的就憋住了。

不,現在我應該傷心才對,不應該笑,我應該為憐擔憂來着。

不過,原來前世那個表面上看上去文文靜靜的傻姑娘內心裏這麼活躍的嗎?

至於我為什麼沒有對憐所說的轉生之前的世界感到好奇,那是因為憐在最後全都告訴我了……

甚至她在轉生之前上小學的時候尿過褲子那些事…完全沒有保留的全都告訴給了我。

一邊哭着一邊用有些粗魯的詞彙說出這種滑稽事情的憐,真的讓人很心疼,那種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自己完完全全送給我的樣子……

真的,已經喜歡我到了那種程度嗎?我並沒有什麼可以吸引別人的地方吧。

「唉……還有一個月啊……」

回想着往事,我如此嘆息,看了看天色,那位老管家說不定已經收到了父親大人寄的信件了吧?

讓我去王都的王立魔法學院的事情。

上一世的時候並沒有我被囚禁在家這一段,相反的就只是普通的寄來一封信件,說讓我想去的話就去吧。

這一世,大概率也會是那種的吧?畢竟不管實力再怎麼強大,我依然還是黑髮呢……

果不其然,我才這樣想了沒一會兒,那位看上去非常穩重的老管家就已經拿着信件過來了。

「小姐,老爺來信了……」

這位老管家似乎是父親大人的親信,看上去很忠誠的樣子,但是因為前世並沒有這個傢伙的存在,所以我完全不了解。

畢竟前世我除了在家裡練習一些魔法之外可是完全沒有去外面當冒險者然後被禁足的經歷……

而且周圍離最近的魔物森林裏已經沒什麼魔獸了,至少厲害的魔獸沒有了。

如果說論實力的話,我的戰鬥能力已經超過了神話級的魔王等級了……

神話級可是僅次於神明的可怕存在,想不到我已經練到這種程度了啊?

稍微有點練過頭了……

但就算是這樣處也沒有憐歷害,不過她現在還不知道才是,畢竟那是她在魔法測定之後才發現的事。

以她前世告訴我的那些能力的話,要毀掉這個被稱為星球的世界想必也是輕而易舉的吧。

而且,明明是有着如此強大能力的憐,在我面前也依然像一隻柔弱的小貓……甚至對我一點反抗的心理都沒有。

幾乎是讓她做什麼她就會做什麼的程度了,我真的有他認為的那樣好嗎?

而且,其實有很多她說的事情,我根本就聽不懂……

不過我還是要好好的記住的,不想要忘記。

還有神明大人也是,我都沒來得及多問他關於憐的事,交代完一些簡單的事情之後就很不耐煩的把我甩了下來。

一轉眼的功夫我就出生了……

嘖,一點都不紳士,所以說他周圍連一個手下都沒有就是因為這樣子嘛?

我滿腦子都在想着奇怪的事情,但是嘴上還是要好好的回答管家先生的。

「是嗎?說吧,什麼事情。」

我故意擺出一副冷冰冰的態度詢問,內容的話我不知道,但結果的話,我是知道的,那就是讓我去學院。

「老爺希望您可以去王都的學院進行學習。」

老管家平淡的說出這樣子的話,但是那個表情分明就是不去的話就強行抓過去什麼的。

而且,什麼叫希望我去學院?

明明都沒來看過我……根本就是突然想起來有這麼一號人物可以利用一下,然後才這麼說的吧。

「那我要是不去呢?」

我心中暗暗冷笑,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敢騎到我的頭上了,區區一個管家而已,父親大信上那樣說也就算了,那你還原原本本的念出來?還真是掂量不清楚自己的斤兩。

他以為他是那些從小照顧我到大,跟親姐姐一樣的女僕姐姐們嗎?

久違的也想耍一耍反派大小姐的威風呢~

「是的,我明白了,我這就去給老爺回信。」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

這個壞老頭子好像有點精明的過頭了?

我看見他眼中閃過一道狡猾的光芒轉身就準備走掉。

「等一下!」

說實話,這一刻我是有一點慌張的,要是真的不能去了的話那可就壞事了。

憐,還在等着我呢,至少得過去,不能便宜了那四個王子……

總不能改行當盜賊吧?去憐的卧室里偷一個人什麼的,那多少有點……算了,就當做最後手段吧。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放手!

呃……

而且,一想起那四個王子,我就開始頭疼,而且非常的惱火。

前世的時候就是這四個傢伙不斷的找我麻煩,儘管他們都是為了保護憐……

但是一想起那四個傢伙與憐過分親近的樣子我就火大。

而且啊,之前神明大人給我的世界的後續發展的書。

我看了差點沒有被氣死。

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死法有一大半都是出自這四個傢伙。

比如說,我要是太靠近憐就會被大王子很突然出現,然後以摔跤或者是不小心丟出等以各種各樣誤會的理由一劍刺死……

或者是太過遠離憐又會被二王子栽贓嫁禍,接着被用莫需有的罪名裝進釘滿鐵釘的木桶里從山上滾下去……

還有三王子……只要我把憐弄哭了或者是欺負了就會被他盯上然後一直針對,到最後流放致死……

最莫名其妙的就是四王子了,我一直都不懂他到底是用什麼理由弄死我的。

好像是因為我欺負了憐之外的女生的樣子,所以才被恨上?

根本想不明白啊,這幾個鬼畜一般的王子腦子裡都在想什麼啊!可惡……

而其他的破滅結局的話,基本上都是憐的家人或者是那個叫蕾娜的女僕。

「我知道了,我去……」

我扶着腦袋很是頭疼,思緒都變得亂糟糟的了,但是也只能這樣低聲下氣的說出服軟的話語。

而且因為剛剛動作實在是有點太大了,我都從椅子上跌了下來。

狐狸管家把這一切全都深深的記在了腦袋裡,嘴角還掛着笑。

完蛋了,這下子被徹底抓到把柄了……

作為反派千金的我,不應該這樣又呆又笨才對吧?

「這樣最好不過,我這就去回信。」

我看着狐狸管家遠去的背影恨的咬牙切齒,可惡,區區一隻弱雞,居然這麼囂張,但是……輸了啊,想要打死他怎麼辦……

「小姐!您沒事吧?!」

兩位女僕姐姐非常迅速的跑到我跟前將我扶了起來。

「沒事的……」

「有沒有什麼地方受傷?痛的話說出來,我幫你看看?」

面對照顧了我足足十多年的女僕姐姐們我也會以甜甜的笑容回應。

「真的沒事的哦,我可是超級強壯的!」

女僕們可以說是除了憐之外我唯一熟悉的人了,不想讓她們擔心。

「那就好……只是,小姐,你為什麼要答應那個壞老頭那種事情啊?

不願意去的話不去就好,您放心,我們會一直照顧您的!」

「是的。難道是被威脅了嗎?

這樣子的話……想要逃去其他地方,我們也會跟着您的!」

看着她們如此誠懇且溫暖的眼神,我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和女僕姐姐們抱一抱。

「沒事的哦,只是偶爾的想出去看一看……

尤其是最近……」

最近被鎖在家裡,我的不開心基本上都是表現在臉上的了!

就連門口的小麻雀或者小貓都能看得出來我的幽怨。

「……唉……還有一個月是吧……憐……」

我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看着天空如此感嘆,腦袋裡不停的響起憐可愛又調皮,甚至可以說得上是有些搗蛋的心聲。

『……呃……唔!啊,這是!

這這這!鏡子里的這是誰啊?好漂亮!

吖!原來是爺!哎呀,真是的,美死我了!

唔……不行,得淡定淡定……

不過,說不定有一天原主會回來呢?

還是……好好保存着吧……』

真是的……這個吵鬧的樣子,根本就平靜不下來呀!

我甚至都已經想像的出憐用雙手捂住眼睛,然後又露出大大的指縫,看着鏡子的模樣了。

而且對於過於吵鬧的心聲我完全不討厭,想要聽更多……

不過要是這種事情被對方知道的話,絕對會被討厭的吧?

偷聽別人心聲什麼的,但是這個我也沒辦法哦,這是神明大人給的能力,有錯的話也全都是他的錯呢。

『唔……女僕小姐們,都好漂亮啊……要是可以娶了的話……』

咔嚓!

聽到這句想法的我莫名的一陣惱火。

憐…

雖然現在你還不認識我,但是,可以稍微矜持一點嘛……你已經是個女孩子了,不可以再說娶了,而且,怎麼可以對別人有這種想法?!

儘管知道此時憐根本就沒有一點點的關於我的記憶或者經歷,但是連名字都不知道,並且是剛來這個世界沒多久。

但總有一種被出軌了的感覺……

果然學院不得不去啊!

而且,大概是因為前世在最後的時刻,憐把她兩世為人的經歷以及身心全都硬塞給我的緣故吧。

在我自己的內心,早就把她當成我的所有物了啊……

「小姐?!小姐您沒事吧,手痛不痛啊?!」

因為剛剛不小心捏碎了杯子,女僕姐姐們慌張的跑了過來。

「…抱歉,沒事,就是有那麼一點點生氣……該死的糟老頭子!」

為了不讓自己一到學院就去捉走憐,我只好把怒火轉嫁到那個狐狸管家身上的。

都是是他的錯,該死的,啊,手好疼……

憐……等着我,這一次絕對不會錯過了,我也要……好好的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