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變身去異世後被惡役千金看上了 變身去異世後被惡役千金看上了第4章 尤密拉·弗蕾梅爾在線免費閱讀_睿臺小說
◈ 變身去異世後被惡役千金看上了第3章 開學,日常生活,以及與大小姐的初次見面?在線免費閱讀

變身去異世後被惡役千金看上了第4章 尤密拉·弗蕾梅爾在線免費閱讀

「蕾娜……難道我就非穿這樣的衣服不可嗎?」

走在學院內的道路上我怯生生的詢問着蕾娜,大部分時間遇到人的時候都是躲在她的身後或者是低下頭。

如果我是鴕鳥的話,那就看不到危險了呢。

「小姐,這是學院的制服…是必須要穿的。」

蕾娜很無奈的跟我這樣說著,她眼神中滿滿都是疑惑不解,就好像是在說,我為什麼會一直那麼排斥穿裙子。

「不要叫我小姐了…算了…你叫吧…」

我說這句話都已經說成習慣了,但是說完之後才想起來好像沒有辦法讓她們改掉來着,也就放棄了。

至於我此時的着裝……

和其他人一樣,淺紅色的西服小上衣外加淺紅有白色花邊的裙子,不長不短的,剛剛好快到膝蓋的位置。

只不過因為裙撐的存在,很蓬鬆,哪怕是有那條白色南瓜小褲子作為保障也感覺涼颼颼的。

而且,儘管不是第一次穿成這樣了,但比起之前那個一直長到腳踝洋裝衣裙這個可真是有夠短的。

要是非要形容的,學院的女生那可真就是一朵又一朵的鮮艷無比的花朵了……

而男子漢們,很普通的西服一樣的制服,就是那個顏色統一也是搞的紅色。

而且身後大多都是跟着執事什麼的,很多穿着黑色執事服的帥氣的傢伙。

「蕾娜……我……可以不去上課嗎?」

看着看着,好像是因為我的視線的緣故,好多人都向我這邊投來了好奇的目光,這就是厭惡……

是啊,因為是黑髮,會有人喜歡才怪,這裡的人發色都很漂亮,黑色的也不是沒有,但大多都是在平民那種地方啊。

貴族學院里應該也是頭一次出現我這種的吧?

說實在的,我有點怕了……

畢竟連我這不止一個黑色發色的公立學校原主都被欺負的那麼慘。

「小姐…請您稍微堅持一下……今天才是第一天。」

蕾娜看上去也很想幫我的樣子,但是卻滿臉都寫着無可奈何。

「抱歉……」

我也是,到底在說什麼傻話,我可是貴族大人為了培養成優質貨品才被送過來的,要是不去上課一下子就會被殺掉了吧。

「話說回來……蕾娜…你的頭髮真好看……」

為了轉移話題不再想那些可怕事情我這樣說著。

但也不是在撒謊,而是蕾娜發色真的很美啊,是那種帶着淺淺的藍色的銀光灰……

嗯……很難形容吧,大概,總之就是那種讓人一下子就會喜歡上的類型。

「感謝您的誇獎。」

蕾娜依然是微笑着的表情,眼睛也是半眯着的,看不出來到底是開心還是不開心。

或許是因為被黑髮的我誇讚了,所以陷入困擾了吧。

那還真是抱歉啊……

之後我就沒敢再說話了,等到了開學演講的會場後就可以休息下了。

這所學院的集合併不是普通的公立學院的那種,而是更像酒會或者戶外宴會的那種。

兩排非常寬敞的由桌子拼在一起的長廊在草地上,上面擺放着各種各樣精美的餐點與酒水什麼的。

就連餐具都是銀質的,看上去銀光閃閃非常昂貴。

而千金與公子們都非常優雅的舉着高腳杯兩三成群的與之攀談,或者是去搭訕心儀的對象之類的。

也是,光是讓他們穿上統一的毫無特色的服裝就已經非常讓貴族子女們不爽了吧,要是連其他事情也是和那些公立的平民學院一樣的話,估計一下子就會造反……

王室的威懾力什麼的,不太夠呢。

不過這樣也好,要是王室太厲害了,我怕會因為只是看了一眼王子大人就被處死。

畢竟是黑色的發色,怎麼樣都不會有人幫說話的吧…

我靜靜的坐在最角落的地方當空氣,也沒有什麼人過來與我交談,這樣子最好不過了。

非常的安靜,蕾娜在旁邊幫我弄來了很多的甜品,至於酒水什麼的就算了。

先不說前世的時候就沒怎麼喝過,明明不好喝,苦的……也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喝酒。

而這一世的話,我很確定,要是喝酒的話,可能會一下子肝臟衰竭而死掉。

一口也不行。

所以蕾娜給我端過來的是果汁,也不知道是什麼水果的,有點像是荔枝蘇打汽水,反正看上去很清澈。

不遠處站台上嚴肅的院長大人正在滔滔不絕的講着什麼,但是幾乎沒幾個人在聽,看着怪讓人心疼的,我就勉為其難的坐在遠處聽一下。

至於說別人都是站着的,就我是坐着的,會不會感覺到彆扭?那我也沒辦法呢,我要是站太久會低血糖昏倒的。

身體脆弱的程度簡直令人髮指。

要是在這種場合倒地不起的話……估計會變成超級麻煩的事,所以這是不得已才做出的事情。

看着來來往往推杯換盞的千金與公子,我只想說真厲害。

居然可以說出那麼多話嗎?

應該有很大一部分人才是第一次見面吧?

也是,畢竟從小就是接受貴族禮儀的洗禮的,要是連那點勇氣都沒有的話那也就太無能了,至少在上層圈子裡的名聲會變成這樣。

「蕾娜……你不坐下來陪我吃點嗎?」

我看向一直站在旁邊的蕾娜好奇的問道,一直站着很累的吧。

「沒關係的,小姐……而且……我只是傭人啊。」

蕾娜用無可奈何的眼神,溫柔的看着我,

呃呃……是啊,我差點忘記了!蕾娜可是女僕,不可以在這種場合坐下來的。

光是去幫我挑一些可以用叉子一點一點吃的東西就已經受了很多人的白眼了。

我還真是沒用啊,對不起……

「小姐,您是哪兒不舒服嗎?」

看着有些氣餒的我蕾娜擔憂的問道。

「不……別叫我小姐……唉,算了,這個什麼時候結束啊?我想快點和你回去……」

我看着不遠處站台上還在絮絮叨叨的老先生非常的無奈。

他怎麼還沒講完啊,這都快半個小時了吧……

只不過是開學典禮而已,真的有必要講那麼長時間嗎?

「小姐……很不幸的告訴您,這個一直要持續到下午兩點才可以結束……」

「蛤?!怎麼這樣啊……」

我光是聽到結束的時間就被認定到了,抬頭看了看太陽,現在才早上10點半誒,大概就是這個點。

一直要持續到下午2點嗎?

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一直端着酒杯到處閑逛和人聊天說話的千金和公子們還真是厲害!

「並不是您想的那樣,小姐。其實等院長走了,就可以離開了……」

蕾娜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一樣小聲跟我解釋着。

她真的是出乎意料的靠譜呢!

「原來是這樣嗎?!那隻要再坐一會兒就好了吧?

等回去了蕾娜也就可以好好休息了呢~」

畢竟不是貴族,對別人這樣體貼的照顧還是有點超級不適應的,而且蕾娜這幾天也沒有休息好呢,早上的時候還早早的起床幫我製做了早餐。

以及更換了床單和被褥……

兩世為人的悲苦經歷再加上原主情緒的影響,真的是太痛苦了,到現在眼睛都還有點腫的樣子。

「…」

蕾娜聽我說完之後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我也沒有想要去問的意思。

畢竟是不想跟別人說出的想法,還是不要追根究底的好,要是那樣死纏爛打的繼續追問的話,絕對會被討厭的。

這樣的時間一直持續到中午12點過後才結束。

學院長大人完全都不口乾舌燥的嘛?

而且,周圍的千金與公子們完全沒有要散場的意思,他們可真能聊,並且我要仔細觀察過,好多人一杯酒端了兩個多小時……

耐力方面比女僕們還要可怕。

「蕾娜……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吧?」

這樣的地方我一分鐘都不想多待了。

「是的小姐,請您慢些。」

蕾娜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簡潔明了,說完後就攙着我的手離開了可怕的會場。

遠離人群之後我才感覺到輕鬆,會場的甜點也只吃了一點點,因為糖放的也太過頭了……

不過我大概能明白,因為製糖工藝的不完善,糖這種奢侈品其實還是蠻貴的。

而且平民的話能買到的大多都是冰糖與紅糖之類,只有貴族大人才消費的起白糖。

在之前的世界,冰糖的起源可是超級早的,是在1104年之前就出現了的……

而這個有魔法的世界的話,除了沒辦法提高原產物的產量之外,製糖時的損耗還是很少的。

但依然無法跟現代社會相媲美……

如果是想做到讓每個人都能吃到的話,大概超過王國一半的農田都得用來種植那種可以壓榨出甜水的植物了。

「小姐,請您稍微慢一點,小心腳下……」

回到宿舍之後就是開始戶型一般的爬樓,為什麼要住那麼高啊。

哪怕是有蕾娜一直扶着我也開始腿軟了,好累……

之後去上課的時候在教學樓里可是只有我一個人走的啊,那個樣子的話,真的會成為別人口中的烏龜少女吧?

「……麻煩你了…還有…」

「不要叫您小姐是吧,很抱歉,這個我無法做到。」

蕾娜接過我才說到一半的話頭,然後果斷拒絕。

好吧,我也沒辦法做什麼就是了。

「……總之,辛苦你了…」

裊裊幾句之後就都沒有再說話了,但是我還是有些難以心安。

等回到了寢室後我就像是人偶一樣,又一次被擺弄在床上。

「這樣就可以了……你也去休息吧,已經很餓了吧……」

我看着蕾娜催促着,她可是從早上就早早的起來照顧我的,先不說梳妝打扮那些,就光是早餐之後就沒消停過呢。

而且一直到現在都還沒吃飯的樣子,肯定餓壞了吧,要是讓她也變成像我現在這個樣子的話,那可就非常不好了。

「沒關係,照顧恁是我的職責,小姐也沒吃什麼呢,請您稍稍等待一會,我這就去做……」

「……我……」

我很想說我沒關係的,但是蕾娜已經離開了……

咕嚕嚕……

而且肚子又在抗議了!

想吃肉,身體一直拚命的釋放着這樣需要優質蛋白質的信號。

我知道了啦,不要再叫了啊。

咕嚕嚕……

但是人家根本就不聽誒?

沒辦法,我只好看着上面的帳子思考人生。

平躺着有點難受,想動一下手,但是又沒力氣,誒……

也多虧了這個世界是有魔法這種東西存在的,不然的話,我很懷疑為我來治療的醫生就會是那種戴着長得像烏鴉面具一樣的傢伙。

如果給我來點放血療法或者鞭子抽打療法什麼的奇怪療法的話……我很快就會死。

但是這些也還好,至少有1%的概率會活下來。

萬一餵給我什麼奇怪的藥丸,比如金銅鎳鐵銥鈦錫汞鉛合金丹這種奇怪的藥丸再以金汁輔而服之。

我現在可能又會跑到神明大人那裡去吧?

不過這種東西好像還真的存在過呢,帝王享受,盡顯奢華嗎……

要不想辦法給買我的那位貴族大人弄上一顆?

哎呀,我怎麼可以想這麼壞的事……果然我也變得不再像是前世那樣乖巧了呢~

但是真好奇是什麼樣的味道,應該用牙齒咬不碎的吧?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裏,我就想着這樣奇怪的事情躺在床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門被敲響了。

「小姐?請問我現在可以進來嗎?」

是蕾娜的聲音,難道說是推着什麼好吃的午飯嗎?

「請進來吧……以後可以不用敲門不用問的哦~」

並沒有什麼可以回報給對方的,如此細心且精緻的照顧讓我良心不安。

能做到的最低限度的回報……

大概就是完全沒有界限吧……

嘛,我就把我交給你了,蕾娜小姐,需要什麼的話就儘管拿走就是了。

「明白了…小姐,可以吃午飯了。」

蕾娜也不知道在心裏想着什麼,眼神閃爍了一下之後就沒什麼反應了。

依然是微笑着推着小餐車進來的。

濃郁的紅酒香氣又一次的瀰漫了開來,看樣子又是燉肉。

至於說做菜時用到的紅酒內酒精的話,其實早就揮發乾凈了,留下的就只是葡萄汁那樣的東西。

如果是真的有酒精存在的話蕾娜大概率是不會推過來的。

奇怪,為什麼總覺得我似乎活不了多久的樣子?

「唔唔……真是抱歉,又一次麻煩你了……」

我慢慢的從床上坐了起來,蕾娜也過來扶了一下,所以說原主,之後我可能會去瘋狂的鍛煉肌肉什麼的,要是你哪天回來了,還請不要生氣……

「請您不要這樣客氣……」

蕾娜還是那樣的溫柔,反正我是這樣覺得的。

等我看清楚不知道該算是午餐還是晚餐的食物時也被嚇了一跳,雖然還是燉肉,但是已經切好了,只留下一塊是完整的樣子。

「小姐…請您…偶爾的也練習一下吧。」

蕾娜用完全不放心的眼神看着我,彷彿她要是突然走掉了,我就會死掉一樣。

儘管這大概率會是事實,但也不要用這麼明顯的目光表現出來啊……

給別人添麻煩什麼的,欠別人人情什麼的,真的真的很令人難受。

「……謝謝你,我會努力的。」

我也只能用這樣的話去回應,只是這次我只是拿着餐刀在肉上輕輕的碰了幾下,就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音。

我嚴重的懷疑這個餐具其實是什麼魔物變成的,專門過來讓我死心的可怕魔物。

而蕾娜就靜靜的站在旁邊,什麼話都沒說,微低着頭,閉着眼睛,好像在說她什麼都沒有看見。

與昨天不同的是今天多了一道湯,看上去奶白色的還很濃稠,裏面有漂浮着一些小小的蔬菜塊。

有胡蘿蔔,蘑菇,洋蔥還有火腿丁什麼的,不知道是什麼口味,反正奶味的香氣非常濃重。

「…我開動了。」

感謝食物大人完畢之後,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抓起湯匙舀阿舀。

吸溜~

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小姐……」

蕾娜不知什麼時候睜開了眼睛看着我。

我被盯的有些不自在,難道是我又做錯了什麼嗎?

「…怎……怎麼了?」

我非常的慌張,總覺得蕾娜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憋住了一樣,盯着我欲言又止。

「…我是想說,在家裡的話倒也沒什麼……但是在外面的話,還請不要發出那種聲音。

以及……抓握姿勢的話就算了……

但喝湯的時候應該向外舀……」

蕾娜說的很委婉,也很細緻。

啊,所以說我只是個土妹子,請不要這樣說了!

丟臉的次數已經夠多的了,算了,其實也沒有臉可以丟。

「…抱歉,知道了…」

我慚愧的低下了頭,所以說我真的就只是個平民啊!而且自稱土妹子居然毫無羞恥感與抗拒心?!

難道說我已經壞掉了嗎?

之後就是蕾娜又一次的手把手教導,神明大人啊,我好像又會吃飯了!

至少,會喝湯了……

次日上午。

「小姐……我只能送你到這地方了。」

蕾娜有些擔憂的這樣對我說道。

今天是開始上課的第一天呢。

此時我們已經到了教學樓的門口,明明是只有兩層的建築看上去卻超級大超級豪華。

而且用的材質都是那種細膩而且非常潔白的石磚石柱,雖然沒有到玉石的那種程度,但也是相當昂貴的那種了。

而且這還只是主體結構,剩下的細節處理,比如一些浮雕或者鏤空設計的石制圍欄什麼的,更是複雜。

光是看着我就開始慚愧了呢,阿美麗卡的白宮和國會大廈也不過如此吧!

真是對不起,如此沒見識的我。

「沒事的,蕾娜之後可以好好休息的吧?儘管去就是,不用擔心哦,我還是很強壯的!」

我嘗試着抬起胳膊,想要展示一下不存在的肌肉,果然還是沒有啊。

而蕾娜的話,稍微想讓她放心一些。

畢竟又不用照顧我,只要等午飯的時候在門口接應一下就可以了,自由活動的時間應該是很難得很寶貴的吧。

「…明白了。還請您之後小心一些,慢點也沒事的,我會一直在這兒等着。」

蕾娜說出了讓我總覺得她會一直在門口站着到我下課的那種話,所以說,不用這樣子啊……

「那我進去了?」

「小姐慢走。」

簡單的道別之後我就往我所在的教室的地方走去,好遠啊。

還好一年級新生的教室是在一樓,三年級的是不用來教學樓的,因為他們大部分都已經去實習騎士或者研究魔法之類的了。

王立學院的畢業就業率高達驚人的百分之百,不知道這一次會不會因為我這個黑髮傢伙的存在而跌破記錄呢?

想着奇怪的事情,在走廊上一間教室一間教室的辨認,好一會兒之後才終於找到了。

只是因為身體實在是有點不太行,等我到的時候其他人基本上已經全來齊了。

除了還沒導師大人來上課外,我可以算得上是那種眾目睽睽故意晚來的壞學生了。

對此我也只能抱着課本低下頭然後一直走到最後一排。

這裡的教室是有點像大會堂一樣的階梯教室,不過大學的話差不多都是這種的吧。

教室的空間很大,而且桌子也很大,每個人之間隔的都超級遠。

這也是正常的,畢竟都是嬌生慣養的貴族子女,都有保持安全距離的習慣呢。

除了我!

而且也因為發色的原因我總是能感覺到超級多的視線在盯着,再加上走的是那種非常慢的程度,簡直比地獄還要可怕。

「呼……」

等終於到了最後一排空着的座位上之後我才敢抬起頭輕輕的吐口氣。

好累啊,為什麼要把教室弄成像是大台階一樣的模樣?真的是太痛苦了啊,還以為不用爬樓了的說。

我想着奇怪的事情坐下才沒多久,應該是最後一個學生吧,姍姍來遲的模樣。

當我第一眼看過去的時候也有被震驚到。

居然……還會有另一個與我相同發色的人嗎?

而且……好美?

那是一位有着及腰長發的千金,並不認識,而且在昨天的會場並沒有看見過,如果有見過的話應該會記憶深刻。

自然而不做作的身資像極了罕見的黑色天鵝,精緻的臉蛋與嬌好的身材讓人艷羨。

沒有任何錶情的面孔與有一點點溫柔的眼神總是透露着一種反差美,明明看上去很普通的制服穿在她身上卻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貴典雅的氣質。

身形高挑的同時又不會讓人覺得太難以接受,而且,這位千金正邁着自信又強大的步子往我的這邊走來。

好帥……

呃呃!不是不是,但是真的好帥!有種英姿颯爽的女王風範,這就是大家閨秀嘛?

嗚!完全沒有嫉妒,反而是超級崇拜!是我想要活成的那種類型啊!

當然不是前世想要活成的類型!

前世的話……請讓我成為變形金剛!要不明天T800也是可以的!或者是鐵血戰士的那種?

實在不行,哪怕是異形我也願意!

可惜已經沒有機會了,神明大人做事還挺絕的,沒那個條件了。

「憐……好久不見……」

就在我看着對方走神的時候這位千金也到了我的近前,還說出來我完全沒有意料到的話。

「誒?……誒?!您好……我們之前……認識嗎?很抱歉……我好像……」

我一下子就變得非常的慌亂,站起身回答之後急忙的翻看原主的記憶,但是不管再怎麼搜索也找不到與對方相關的任何信息。

難道說記憶有缺失?不應該啊,明明都非常的連貫的,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不……抱歉,我開玩笑的,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我叫尤密拉·弗蕾梅爾,是弗蕾梅爾公爵家的女兒。」

非常美麗的大小姐很快的就為我解開了疑惑,原來是開玩笑的,我差點還以為真的是認識的人了呢,要是把對方忘記的話那絕對是一件非常失禮且令人討厭的事情。

「您好…尤密拉大人…我叫…憐·倪亞……請多指教……」

想了很久之後我還是說出的倪亞這個姓氏,本來不想用的……但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總不能說已經被父母賣掉了,不能使用原來的姓氏這種話吧?

那絕對是超級煞風景的話語。

我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和對方搭話,但是看着尤密拉大人慾言又止的樣子,好像是有很多話想要跟我說一樣。

真奇怪呢……第一次見面就有很多話想要跟別人攀談嗎?

至於我之所以要用上敬稱,是因為,公公公公爵之女誒!

比突然跑到別人幸福生活的家庭里賣人女兒回家當義女,之後對準備培養成政治交涉工具或者送人的禮物的變態伯爵先生的伯爵爵位還要高一個……不,兩個檔次!

伯爵之上的話還有侯爵,然後才是公爵!已經是除了王族之外封頂了的。

「憐……我這樣叫你,可以的吧?」

「當然可以,尤密拉大人您請隨意!」

我回答的有些着急,可是沒辦法,因為真的很慌張。

而尤密拉大人好像也是想了很久之後才說出這樣的話,我覺得這應該不是她真實的想要說的,但是沒關係,我並不好奇。

好吧,我其實很好奇。

因為我,對這位公爵千金,好像……

一見鍾情了。